腐女一枚 爱漫画 爱电影 声音控 哥哥的粉丝 哈利波特的死忠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如果爱能拯救你,那你已经永垂不朽了

The past beauty in time

    谁都无从猜测,1945年 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是抱着怎样的心情重逢的。除了复杂以外,大概没有更好的形容词了。尽管邓布利多为之犹豫了五年之久,但他们的对决还是不得不进行的。不知道他们是在怎样的场景下再见,也不知道他们是以怎样的目光对视,关于这两人的故事JK罗琳留给我们太多的空白。

    两个年少轻狂的少年,怀着同样的目的,在戈德里克山谷那个古老而神秘的村庄相会。一见面他们便在对方身上嗅出相同的气息,并迅速结为密友,猫头鹰频繁的为两人传信,突然想到的好点子都要立马与对方分享。

    邓布利多的崇拜者难以想象那样出色又博爱的少年。会与邪恶的黑魔法有所关联,更别提邓布利多还曾与个中翘楚结为密友。丽塔·斯基特关于邓布利多的报道令很多人感到恐惧,越是明亮的光越能照出黑暗的影子,人们在对光向往敬畏的同时,也会畏惧其照出的黑暗。

    盖勒特·格林德沃在对黑魔法态度友好的德姆斯特朗中恶名昭著。那些劣迹令人发指!最后被学校开除。他来到了戈德里克山谷的姑奶家,并结识了因父母去世而不得不待在家中的邓布利多。我无数次猜想,那短短的两个月时光,也许是格林德沃最平静、最快乐的日子比他后来研究黑魔法,培植党羽时要平静快乐的多,毕竟那时他身边有爱他的,他爱的人啊。

    当JK罗琳公开承认邓布利多的同性取向时,众多哈迷齐心协力,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挖出了一个金色头发,笑容张扬的少年,我对这两人的故事不甚了解,在读了许多关于他们的文章后,重温《哈利》时却注意到许多不曾留意的细节。湖心小岛上,邓布利多喝了魔药后的痛苦呓语是在乞求吗?乞求格林德沃和阿不福思停止斗争,乞求他们不要伤害到阿利安娜。在他爱的人当中,他又能舍弃谁呢?冈特老宅的戒指诱惑邓布利多渴望着什么?是死去的父母,温顺沉默的阿利安娜?还是那个深情缱绻的金发少年?邓布利多办公桌上的空白相框,又是在等待着哪个逃跑的小偷?,也许在某个宁静的午后,逃跑的小偷曾偷偷到访过空白的相框。尽情的吐槽着房间里的每件事物和邓布利多的奇怪品味。然后在门被推开的时候再次可耻的逃走。

   “‘杀了我吧。’那个老人要求道,‘你不会赢的,你不可能赢的,那根魔杖永远不会是你的——’”哈利告诉邓布利多,格林德沃,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承认自己拥有过老魔杖。哈利告诉邓布利多,格林德沃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承认自己拥有过老魔杖。邓布利多认为那是他晚年被关在纽蒙迦德有所悔悟。说着,眼中闪烁着更加晶莹的泪光。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黑魔王被时间和牢房折磨成了一个骷髅一样的老头。他像挨刀子一样挨着每一分每一秒,他痛苦、煎熬,却并没有放弃骨子里的恣肆张杨!

    故事的主线有了,但那些大片的空白却没有人来填满。没有两人初见时的默契与惊喜,没有两人重逢时的复杂与无奈,没有邓布利多的想念与等待,没有格林德沃的煎熬与痛苦。他们的密切接触只有两个月,但毋庸置疑,格林德沃看到的邓布利多是与其他人眼中不一样的。他透过邓不利多温和宁静的眼眸,看到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他知道他渴望着什么。他知道那个优秀的少年是怎样的孤单,怎样的痛苦。他知道他希望利用死亡圣器复活父母,想要逃避责任。但他依然义无反顾(我是如此的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就会把你想要的一切,双手奉上。)

    邓布利多是孤单的,他不被人了解,在他所有人眼中他都是从容的、睿智的、温和的、强大的、无所不能的,只要他在,那么任何的黑暗都会躲开。他的拥戴者们对他辉煌的履历如数家珍。而他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却对此不屑一顾,“他在我母亲的膝头,就学会了保密。”而诸如丽塔·斯基特之辈更是热衷于挖掘他的黑历史。谁都体会不到一个踌躇满志的少年在他渴望施展才华的时候却被囚困在家的痛苦。 一个鲁莽冲动的弟弟,一个需要人看护的妹妹,沉重的责任压得他喘不过气。在他悲伤又痛苦时,格林德沃出现了,带着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出现了,邓布利多像个茫然的孩子听着你格林德沃讲述着美好的前景。巫师统治麻瓜,建立新的秩序,而他们则是新秩序的两个年轻领袖,邓不利多被蛊惑了。被巫师统治麻瓜的愿望蛊惑了,被可以从责任中解脱的方法蛊惑了,被能让阿利安娜像正常的女孩儿一样生活在阳光下的想法蛊惑了,或许他只是爱上了金发少年说起这些时闪闪发亮的眼睛和唇边轻浅的微笑。

    如果没有阿利安娜的意外死亡,那又会是怎样?邓布利多也许会不顾一切的跟随格林德沃,寻找死亡圣器,那就不会有1945年的跨时代对决,没有阔别半个多世纪的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也许《国际保密法》会被推翻,巫师统治麻瓜,他们畅想过的未来都会实现,无论后世对于他们的行为怎样评价,他们的名字都是紧紧挨在一起的:盖勒特·格林德沃与阿不思·邓布利多于戈德里克山谷相识……然而历史怎么会纵容黑魔法如此横行。于是便有了阿利安娜的死亡,有了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的分道扬镳,有了1945年的对决,和阔别半个多世纪的两人。有了霍格沃茨德高望重、百毒不侵的校长和纽蒙迦德生不如死、日益腐烂的囚徒。他们的名字在魔法使上占据了极其重要的一页:1945年,阿不思·邓布利多因打败黑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而闻名……

    可能他们之间的爱情仅是一众哈迷的臆想,但我依然怀着希望。我始终坚信他们跨越一个世纪的爱情,坚信他们有过一段美丽而忧伤的青春。这是他们不是仅靠着共同利益而维系友好,他们曾是做着同样美梦的少年啊。我无法想象他们是怎样在漫长的岁月中慢慢变老的,他们仿佛从挽着胳膊,笑容明媚的少年直接变成白发苍苍,和蔼慈祥的邓布利多和枯瘦如骷髅一般,牙齿掉光的格林德沃。JK罗琳直接跳过五十余年的时光略去邓布利多对着空白相框的等待,格林德沃蜷缩在黑暗中的煎熬,像是一部快进的电影,切掉了中间的镜头。

    也许喜欢吃甜食的人心里都是苦的。当然,这并不适用于养尊处优,吃糖吃坏了牙齿的小孩子们。不知道邓布利多是不是也是这样。当他吃下一块儿蜂蜜奶油蛋糕或喝下一杯甜味儿柠檬汁时又想些什么?谁又能知道呢?思想这种琢磨不透的东西。即使使用摄神取念也无法理解。就像谁都无法理解格林德沃对于邓布利多的态度,是歉疚还是怨恨。对于这个年少时的挚友,他又是抱着怎样的感情。在纽蒙迦德的漫长岁月,足够他想明白他年轻时怎样也看不懂的,湛蓝的眼眸中的深意。日出日落,纽蒙迦德入口上方:为了更伟大的利益,依旧在无尽的岁月中熠熠生辉。

    邓布利多在厄里斯魔镜中看到了什么?他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是什么?也许他曾在某个深夜拜访过厄里斯魔镜,镜子里,金发少年挽着红发少年的手快乐的笑着,他的父母,阿利安娜,阿不福思在两人身后含笑的注视着他们。金发少年偏过头,深情的对红发少年说:“阿不思,我爱你。”镜子前白发及腰的邓布利多湛蓝的眼中仿佛要溢出海水,看着红发少年搂住金发少年:“我也爱你,盖勒特。”

    此时几千英里外的纽蒙迦德,唯一的一位犯人在睡梦中喃喃自语:“阿不思,我爱你。”狭小的牢房中寂静无声,而他仿佛在睡梦中听到了令他满意的答案,满是皱纹的脸扯出一个愉悦的弧度。

    “我也爱你,盖勒特。”



        谨将此文献给我钟爱的GGAD
        希望你们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
        幸福恩爱,白头偕老
        也祝愿各位读者
        每天都像喝了福灵剂一样幸运
        梅林在上,愿一切太平